長三角地區醫療產業參訪團

 

大陸地區的醫療對台灣的醫療人員而言其實是非常陌生的。台灣的產業,能夠過去大陸投資的,其實不管明的暗的,幾乎已經涵蓋了各大領域。醫療這個範疇,反而是最後登陸的產業。我們於2007年前往長三角地區參訪,團員包括高醫及中山大學的教授及學生和其他相關人員,參訪地區以上海周邊為主。此次參訪團的成員涵蓋各種醫療與教育相關背景,所見識及心得各有不同,所以就這五天的參訪,討論大陸地區目前醫療之拙見。公醫制度

 

1.政府支持的醫院較為優勢

目前大陸的醫療約90%為公醫,反觀台灣約70%是民營,公家醫院的規模及效率,恐怕會敵不過民營的外資醫院。參訪的上海瑞金醫院,醫院規模為1600床,目前約收治1800床的病患,由於前身是教會醫院,由法國傳教士設立,後由大陸官方接手,如果與法國之間有好的聯繫,其醫療水準應不差。而在蘇州的九龍醫院,是由港資投資的醫院,由於當地政府的支持,使其財務方面比

較寬裕,除了有三年的免稅期外,還有每年約一千萬人民幣的補助,其醫療人才由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支援,目前運行約兩年,所有醫療項目從開幕後至今全部都是在成長的狀態。但反觀寧波市明州醫院,一樣是民營醫院,雖然內部都是以企業行銷的方式在經營,但其經營就沒有九龍醫院那麼有成效。而杭州的邵逸夫醫院,與美國有建教合作,其規模與營運雖是大陸國營醫院,但

其規模及大小與醫療水準應不差。所以綜觀起來,大陸的醫院如果是有政府支持的醫院,不管是公辦或是民營的,其營運都會比較好,但是如果要夠水準的,恐怕也要與外國醫院有合作的醫院才能比較現代化。而上海是大陸的大門,其經濟發展優於其他的地方,外國人滯留者眾,所以其醫療狀況也因為需求的關係而與國際接軌,但其他地方的醫療水準恐怕還有待改善。所以大陸目前醫療狀況與台灣二十年前的情況差不多,當時台大及榮總等公家設置的醫院因為有政府的資源而得以發展,但台灣當時就有許多民間的診所在執業,只是目前大陸合法的私醫很少,未來大陸應該會逐步開放私醫的執業。而台灣近年來因為醫療政策的開放,大量的財團進入目前的醫療體系,造成大型醫院林

立。所以如果未來大陸政策開放,在經濟成長的地區,相信會造成醫療產業也會跟著快速成長。

 

2.民營醫院目前的困境

(1)民間醫院被視為營利事業:民間投資的醫院被大陸政府視為非生產型的營利事業企業,須繳交約33%的企業所得稅(中央30%加地方3%),儀器設備從外國進口也是要課稅。這與我國的民間企業投資醫院的想法不盡相同,台灣對於企業以財團法人名義開設的醫院以免稅為主,讓醫院的營餘再投資到醫院本身。由於這大陸制度的不同造成民間企業投資醫院時需要繳交高額的所得稅,相對的會造成醫院經營的成本上升。

(2)大陸證照繁瑣:對於要到大陸投資醫院的企業,大陸證照繁瑣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從動土興建到醫院可以營運,如果要完全符合大陸相關的規定,要花相當多的時間,不光是把醫院建立好就可以了,其次,專科醫師人力不好招募,也會造成開院上的問題,如此會造成大量資金投入卻不知何時才能營運及回收。所以對於要投資醫療產業的企業,如果從事本行可能會賺更多,加上醫療產業的高度專業性與勞力密集,除非大陸醫療政策的轉變,企業投資醫療可能要審慎評估。

因此,投資的成本高,回收效率低,人才招募困難,這恐怕才是台灣企業不敢在大陸投資的因素。大陸的醫療保險制度大陸除了自費的醫療費用外,有一套像新加坡醫療保險的醫保制度,它收費的算法很像台灣目前新制的勞保退休制度,由員工提撥自己薪水的固定額,再由僱主繳交等額的數目,供為日後醫療的保險支出,但由於醫保繳交的金錢數目不同,各地區的醫保並不能互相通用,所以在上海繳交的醫保不能在重慶使用。但醫保的政策只有對授薪階層的人有用,對於廣大的農民卻沒有保障。由於大陸貧富差距非常的大,加上幅員廣闊,除非大陸的經濟普遍獲得改善,要施行大陸統一的保險制度恐怕有相當的難度,因為會造成醫保財政上沉重的負擔。2001年,上海根據大陸《國務院關於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制定實施方案,其中明確出資方式是:「城鎮所有用人單位及其職工均參加醫療保險;醫療保險費用由用人單位和職工雙方共同負擔」。但此醫保政策,帳戶5年虧人民幣20億。雖然此一政策沒有用到大陸當局的國庫,但要求大陸政府填補此漏洞的聲音逐漸浮現,此外,各地也開始試辦醫保的政策,一旦普及這項政策,大陸政府將面臨是否干預醫療市場,有效抑制醫療費用的成長的問題,如果採行美式的醫療政策,未來醫療科技將可蓬勃發展,但有可能還是無法普及醫療;如果採行台灣的控管措施,雖可普及民眾的醫療,卻會遏止醫療的進步。不過大陸目前的問題恐怕是要如何讓醫療能普及到全國,至於區域性的醫療制度及保險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發展。大陸的醫院目前收入來自病人的自費及醫保,醫保有規定掛號收費及相關的收費細項,許多民營的醫院也比照此規定收費,但醫保幾付偏低的情況,對醫院的營運將會造成負擔,只是相對那些窮人而言,即使是偏低的幾付也付不起,所以醫護人員的收入普遍的偏低,短期間恐怕也很獲得改善。

大陸醫療環境之現況醫療產業是高度的專業勞力密集的產業,大陸目前缺護士比醫師嚴重,至於醫師及醫院,在上海地區已經飽和,但其他的次級及鄉鎮地區還是缺乏,由於醫師缺乏,大陸的醫師學制也沒有統一,所以大陸醫師的素質也參差不齊。由於大陸醫師的證照近兩年來才開始執行,尚未有專科醫師的制度,未來制度的規劃上是否會像台灣這樣專科分科太細,培養出過多的專科醫師,值得大陸當局引為借鏡。其次,大陸媒體對醫療並不友善,醫病關係也不比台灣好,大陸地區的醫師經調查有七成左右不想當醫師,也不希望其下一代當醫師,所以大陸的醫師執業的環境是有待改善的。

 

醫療人才之需求

1.就醫師而言

在日本醫師地位較高,台灣醫師的地位因日本統治的影響,雖然逐年降低,但還不致於像大陸這樣有明顯的落差,大陸地由於土地廣闊,醫師數仍然短缺,尤其是一些新興的城市,因為經濟的成長,帶動人口增加,對當地的醫療帶來衝擊,但如果醫保的幾付仍然偏低,醫院和醫師仍然需要靠私下收取紅包及以藥價差來彌補低價的收入及醫院其他的成本和開銷,長期而言,醫師這個

行業仍然無法與台灣相比。所以如果要台灣的醫師放棄台灣的工作到大陸去,恐怕是不可能,而台灣的醫療環境對大陸的醫療人員反而有吸引力,所以除非是有高度的宗教熱忱想到大陸偏遠地區執業,或者是退休到大陸追尋事業的第二春,要台灣醫師放棄台灣的薪水到大陸執業,除非可以獲得台灣相同或更高的薪水,否則可能會很難有足夠的誘因。其次,台灣要到大陸執業,大陸並未完全承認台灣的學籍,台灣醫師到大陸還需要考醫師執照,重新從住院醫師當起,否則只能以外國人的身份報准執業一年,對已經是主治醫師的醫師來說,完全沒有吸引力,除了語言相通外,到美日等國家其居住環境和薪資條件可能還更吸引人。

 

2.就護理人員而言

大陸的護理人員人力長期缺乏,且流動率也高,就其醫護比例,有很大的擴展空間,而其檯面上的收入與醫師相差不多,但其收入與一般收入相比與台灣比較仍然偏低。只是大陸人口眾多,如果要大量培養護理人員並非不可能,只要廣設護理學校開放學生名額就可以了,但以台灣與美國目前護理人力也缺乏來看,台灣護理人員如果要外銷,恐怕會以美國為優先目標。

 

3.就醫管人才而言

大陸的醫管人力缺乏,但大陸的學習能力很強,加上大陸目前有至外國留學生回國擔任要職,其觀念也比較開放,較能接受新的事務與制度,由於大陸大部分的醫院為公醫制,醫院管理大都照章行事,如果國內的醫管人才想要到對岸發揮長才恐怕也不容易,而目前民營的醫院並不多,需要的都是有經驗的才,對於國內想要到對岸發展的青年學子,恐怕工作機會也不多。總之,大陸工作經商的台灣居民,要不是企業主,就是有一技之長的台幹。一個沒有工作經驗的台灣學生或醫管畢業生要進入大陸企業,只能比照當地大學畢業生的薪資,

加上台灣學生,沒有戶籍,一旦加入社會保險,將來離開公司轉換行業,福利要怎麼跟著走,會很麻煩。目前台灣留學生多半去台商或外資企業,一般大陸企業考慮台灣留學生的身分、考量薪資的換算、要替台灣留學生辦工作證等繁瑣的事情,得增加人手處理,如果不是特別優秀,大陸企業不會找麻煩。兩岸的未來與合作總體而言,醫療產業為何最後才登陸,並不是沒有其道理,除了大陸整體環境及醫療體制尚未健全外,除非想要到大陸落地生根或發展事業第二春的專業人才才有誘因,否則可能來回兩岸的機票錢都很難賺到。大陸目前的醫療體制跟我們台灣二十年前相似,但以其這種跳躍式的進步方式,在未來十年其沿岸的大城市醫療水準會趕上台灣。台灣目前的健保制度在國內雖然有70%的滿意度,國內的醫管學者也引以為傲,但其嚴重的問題才開始浮現,包括總額制度之後醫院人士凍結及醫療發展遲緩等等。如果大陸比我們更晚或沒有施行總額制度,其20年後的醫療水準會超越我們,對於其面對世界的窗口:上海,其發展國際醫療恐怕會比我們更具優勢,因為他們的價格比我們更廉。

 

目前國內與大陸的未來醫療合作建議以學術合作為主,因為大陸的病例數比台灣多,而且大陸研究人才多且便宜,只是大陸的與大陸的研究在國際上是否能獲得肯定則要小心。但可以台灣的醫療研究與大陸合作共同發展。只是如果要跟大陸十幾億人口搶當醫療的勞力市場的勞工,則須再三考慮。

 

結 語

面對大陸這條巨龍的崛起,台灣是處在誘龍的龍珠地位,大陸如果以台灣的健保制度為借鏡,應可發展出更好的醫療系統,而台灣醫療已經進入黑暗期,如果健保制度不改變,醫療無法有效的發展,由於健保有給付,未來台灣人恐怕會到直接到大陸上海觀光就醫了。這次大陸的參訪,面對大陸的經濟成長,同行的相關人員,有人收穫很多,有人還是可以嗅出商機,準備再擴展版圖,但對學醫管而言,這趟旅程比起之前美國之行,國內的醫管學生如果要取經還是建議先到歐美等國家,因為歐美的醫療管理已經進入人性化管理,台灣目前也以病人為中心急起直追。至於大陸的醫院管理,在台灣幾家企業大手筆的投資下,相信會對大陸的醫療帶來極大的震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