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測申請世界名校系列報導

比哈佛還難進的夢幻大學15所國外名校拿學測就能申請離台灣最近的世界名校念大學竟讓我賺一千萬

比哈佛還難進的夢幻大學

全世界最難申請的大學是哪一間?答案,是位於中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首都的紐約大學阿布達比校區(簡稱阿校)。

以今年秋天為例,全球申請學生約一萬五千人,錄取不到一百五十人,低於一%的錄取率,比世界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學七%還低?此校究竟有何特色?

答案是:能進入這所學校,學生這四年至少「賺」一千萬。

四年學雜費、住宿費、伙食費、飛到外地校外教學、一年提供兩次返鄉機票,校內社團活動等費用,全由學校埋單。

而這間和美國名校合作、卻標榜「免費」的學校,如今也開放國內學生可用學測成績申請。這正是許多想出國、卻受限於經濟能力的學生趨之若鶩的原因。

阿校所有費用均來自阿布達比政府,世界上約一○%原油蘊藏於此。鑑於未來石油短缺,努力發展科學技術和經濟。因此,阿布達比並不缺錢,缺的是國際化的人才。「我們吸收的是全世界菁英,」該校校長布魯姆(Alfred Bloom)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八個學期,兩學期得飛到各國就讀

這是一所比美國紐約大學本校更國際化的學校:近六百個學生來自一百多個國家,「真的很像一個小型聯合國,」今年大三的洪健倫表示。

阿校的海外學習很多,大學四年八個學期中,有兩個學期必須在紐約大學設於各國的學術研究中心就讀。以洪健倫為例,今年秋天開學,他準備到德國柏林選讀,明年四月則會到日本早稻田大學當交換學生。他的四年大學教室,是全世界五大洲。

此外,阿校學生每學期都會進行一次海外校外教學實習(Regional Trip)。洪健倫以大二歷史課為例,談到斯里蘭卡的古蹟,教授等一行人就飛到當地實際考察,從成行、出發到回學校,只要把教授交代課業讀好,其他像是訂機票、飯店等行政事務,學校都會處理。

阿校究竟適合什麼樣的學生?學校要的又是什麼樣特質的人?

一、英文非唯一條件,多國語言能力加分。阿校東亞地區項目主管熊舟說:「英文必要,但並非唯一條件。」以今年秋天即將進入阿布達比校區的林姿佑為例。她英文聽說頂尖、也沒考任何檢定考試。「到阿布達比面試,兩天內聽到校長演講,我一點都聽不懂。」最後她卻是三個來自衛道、雄中等候選人,唯一錄取者。

實際走訪了四屆共七個申請上的台灣學生(今年有一建中畢業生取得入學資格後放棄),被錄取者,大多具備至少三國的語言能力。

熊舟認為,「具有跨文化背景的申請者,容易在『候選人週末』中脫穎而出。」而目前已經就讀一年的盧秉彝本身會六國語言,他表示,當你可以用西班牙語或者德語跟來自西歐的教授對話、聊家鄉事,距離又拉近一些。

二、要通才,不要專才。和港大的「專才」訴求不同,阿校要的是「通才」。「我們要的是通才的人,且有探索冒險精神的人。」熊舟說。

阿校與其他學校不同,前兩年不分系,希望學生多花時間在自我探索上面。翻開幾位同學過往的學習經驗,除了功課名列前茅外,每個人在音樂與藝術方面多有涉獵。無師自通的洪健倫,畫了一張油畫,還被學校教授購買;而林姿佑弟弟形容姊姊,「除了長笛,什麼樂器都學過了,最專精的是鋼琴。」

「學校重視理論的硬實力,也強調感性的軟實力,才會設計每學期飛到異國上校外教學課程,就是希望走出課本,親自感受,」到了大三,選讀電影系的賀瓅萱直言:「電影要學的有影像、歷史、甚至心理,是雜學,最後才匯成一個觀點。」

三、敢和別人不一樣。「我去考台灣醫學系,可能比我申請紐大阿校還難!而台灣最好的學生都念醫學系,這條路(阿校)讓我有機會過不一樣的生活,」去年申請上該校的學生盧秉彝說。

入學一年,他就與來自摩洛哥的室友,創業成立一家電腦設計行銷公司。「學校還提供資助,」他表示,創業屬「社團活動」,期間若須邀請如微軟公司等知名企業主管演講交流,學校全部埋單。

平時上課念書,一到週末就跟創業夥伴,花兩小時飛到杜拜的索馬利亞大使館提案。短短一年,他的護照上,就蓋了五個國家的戳章。

四、成績不是唯一標準。學測成績不見得是評判唯一標準,而申請成功的幾位同學,其學測成績都在頂標左右,約排名在一二%之前,但也不是最高。

「學測成績在申請上,僅是必繳證件,希望學生錄取後,也能學好高三課業,但並不是關鍵,」熊舟表示,也曾有台灣頂尖高中資優班學生申請,但第一階段就沒通過的例子。

事實上,阿校要的學生,和國內大學培養「專才」的模式,有很大不同。

申請過程,像校方出招的闖關遊戲

整個申請過程,就好像闖關遊戲,但更像是自我探索,其中以四天三夜(扣掉飛機來回,實際只有兩天)的「候選人週末」面試過程,最具代表性。在這個過程中,校方會出各種「招」來測試學生。

招數一:意在言外的「隱藏題」。例如,第一階段的書面審查通過,校方會把面試通知寄給通過的學生,以及飛往阿布達比的來回機票。信件中,會告知允許一位父母陪同,這是一個「隱藏題」,當中有陷阱。「在國外,十八歲代表獨立,如果有父母陪伴顯得不夠獨立,雖然沒有明講,但大家都知道!」洪健倫說。

招數二:隨時觀察學生是否主動。兩天行程,包括逛校園、試聽教授上課情景、到沙漠體驗阿布達比戶外活動「滑沙」,這兩天行程像觀光客,但真正目的是要觀察,學生是否願意主動表現。

「每個時刻都是自己展現與主動出擊的舞台,」賀瓅萱表示,隨時有人跑過來跟你講話,跟你聊聊剛剛上課情景,或者吃飯時,也會有學姐跟你攀談,這些內容都會被寫成日誌記錄下來。

她表示,一開始不敢舉手發言,後來要求自己每個場合發問次數至少兩次,吃飯時也主動拿著餐盤,到長桌多人的地方去。

招數三:給學生機會表現自信。最後一晚,是在號稱全球八星級的阿聯酋王宮飯店品嘗阿拉伯晚宴。席間,校長、教授們與學生坐在一起,邊吃飯邊聊天,而這一餐正是「候選人」展現自信的機會。

盧秉彝記得一位教授拋出一個問題:「你印象最深刻的人是誰?」有人說父母、有人說超人,他的回答是:「蝙蝠俠。」盧秉彝用流利的英語,講到蝙蝠俠所在城市的地貌特徵,根本是紐約的升級版。非千篇一律的答案,也讓教授們聽到他的創意與自信。

三大原則,搭上阿校「免費」列車

阿校這麼有趣的「面試」,該如何準備?以下是已被錄取的台灣學生的建議:

原則一:至少參加一項國際交流活動,提早練膽。每個人語文程度差不多,參加國際交流活動練膽,就能建立差異化。以洪健倫的例子來說,擁有日文優勢,高一就爭取日本交流協會獎學金,到日本高中交流;而為了創造差異化,第二年韓國交流協會開放獎學金,他也去爭取。理由是:「一次不稀奇,但兩次就表示我有能力。」

原則二:高中前兩年成績,維持校內前一○%,爭取學校推薦勝算大。

雖然近兩年開放個人申請,但仍有學校推薦名額的「早鳥計畫(early decision)」,如果順利,十月初申請、十二月初就知道結果。

經由學校推薦,通過第一階段書面審查,等於四分之三腳踏入該校,「到了第二階段,錄取與沒錄取的比率約七比三,」洪健倫表示。

原則三:關鍵時刻,父母要能「放手」。盧秉彝從小跟著媽媽在英國打好英文基礎,但因程度太好,在國內學習反而興致缺缺。

為了「分支教育」,媽媽潘美妙在小四時動用所有人脈,將他送到德國就讀,成了學校年紀最小的國際學生。

「很多人覺得我很狠心,後來他感謝我讓他提早有異國學習機會,」他媽媽說。爸爸盧偉華則表示:「平靜的海洋,訓練不出優秀的船員。」在學校時,因為精通六國語言,當別人用英文跟各地教授交談時,他卻可以用西班牙語和德文等其他語言,跟教授談家鄉事。...

轉載自商業週刊2013.08